包装机除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包装机除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蓝港在线王峰做互联网更像是做夜总会

发布时间:2019-03-12 13:19:34 阅读: 来源:包装机除尘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蛇的传说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A5站长网()5月11日消息,2013中国互联网创业者(站长)大会本日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召开。在以豪情与务实 前线创业者的经验智慧分享为话题的创业微圆桌,雷锋网创始人林军、搜狗公司CEO王小川、金山网络CEO傅盛、腾讯移动生活电商总裁、Discuz! 创始人戴志康、蓝港在线CEO王峰、中搜CEO陈沛、致景投资合伙人、Facebook初期工程师王淮、恺英网络CEO王悦带来了精彩的创业分享。

蓝港在线CEO王峰在圆桌中笑称互联网更像是做夜总会,游戏公司更正像出来卖的,我们管它叫小姐!自己卖了十年了。做移动游戏,就要有卖的心态就好好的做。今天移动游戏机会非常大,游戏和互联网都值得做。但平台和客户愈来愈挑剔,要做贴心和贴身的服务,才能把游戏行业做好。王峰还表示自己是重庆人,从情感上是个川人,在不久前的雅安地震中,王峰还联合了游戏圈的几个CEO以四川人的名义去赈灾。后来我们联合起来把游戏行业CEO的钱聚起来做了个游爱基金,游戏行业这一轮捐了四千万的现金。

以下为王峰分享实录:

王 峰:我本来举个例子讲讲我自己做的事和我看到的互联网平台和游戏的关系,我的确在3四周前去了四川的灾区,当时是比较冲动。我们游戏圈三个CEO联合起来去的,是以四川人的名义,我是重庆人我算是口味和语言的感情上是川人,所以我去了,今天不讲这么悲情的内容了,我回来以后很失望,我们带的去救助,后来发现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三个CEO多现场我说能干甚么,去报名的时候都是专业的东西,说你们做甚么,我们三个是做CEO的,人家说不需要CEO(笑)。

后来我们联合起来把游戏行业CEO的钱聚起来做了个游爱基金,我们总比烟草行业名声好吧,我们做了慈善公益的事情,游戏行业这一轮捐了四千万的现金。

互联网我想过、游戏我也想过,我是07年1月份开始创业,进行了剧烈的内心斗争以后还是做游戏吧,做游戏可以赚钱,我是个俗人,我没有长远的眼睛,今天早上马云挥别互联网,他坚持了一生坚持了一件事就是忽悠大家上网买东西,今天最清纯校花是最有资历封神的人。

游戏和互联网都值得做,让我打个比方,我要粗鄙化,互联网更像是做夜总会,游戏公司更正像出来卖的,我们管它叫小姐!我卖了十年了,原来我给雷军打工的时候帮他卖了几年,现在打算自己卖。我们过去卖得不好。由于创业的时候做端游,那时候忽悠投资人拿了很多钱,07年拿了2500万美金来公司,后来没有到达投资人的预计,就是做个开发公司。我的一些兄弟后来做页游很成功就是《7雄争霸》,我奋力去卖的时候卖不过下面的兄弟。后来艰苦往前迈的进程中迎来了黄金的时间就是移动互联网,今年做游戏还有机会,但是直觉告诉我,如果今年没有创业还没有做,或说从现在开始没有马上去行动,到今年12月31日之前就没有机会了,我可以告知你们,巨头全在部署,所有一线的端游公司全在部署移动游戏,千万不要认为移动游戏和网页游戏很容易划过去,从开发引擎、编程移动互联网今天完全可以做上百兆乃至更大的客户端的产品,而且是精品化、高画质,操控性和设计的独创感决不是换个屏贴两个商标就可以做页游的。

我在卖十年的进程中,我在思考,我曾做过几年的页有赚了一些钱,今天移动游戏机会非常大。

我要谈谈小姐和夜总会的关系,今天创业决心做夜总会不要羡慕小姐,小姐赚了一个月几千万,我投的行山虎我知道我昨天在排行榜第三名他在排行榜第一名。问题是如果你想,你去羡慕做游戏的人你就失去了梦想。现在来看夜总会也可以赚到了钱,我非常担心腾讯一下子搞到二八和三七,那末我们又不好卖了,我非常感谢移动互联网让我在今年觉得自己过去也做贴心服务,由于平台和客户愈来愈挑剔,做过贴心和贴身的服务。

我不耽误时间,如果要做移动游戏,就要有卖的心态就好好的做,在今年31号之前还有机会,如果不想卖就向马云学习,真的在互联网时期耐得住孤单做个伟大的公司,如果各位愿意和我合作我会努力的做好服务,卖下去!

王 峰:我自己创业不乌龟寿命能说是很好的,这6年来常常自己在月光下独自一个人思考的时候,高富帅创业压力会比较大,其实很多高富帅创业也很成功。我当时创业的时候是的确是赶上好的时候,资本愿意抢着给我钱,我今天也想他们很傻啊凭甚么相信我,觉得我有这样的背景就投资给我了。后来很多创业者成功是自己一无所有才去创业,我很羡慕很多站长,如果从草根做起,创业是最好的时候,最好是大学毕业马上创业,职场上干的越久对创业帮助越不大。

我走过这个刚才,既然我能够经历了这个进程以后也发现,要让自己的心态放平静,第一款游戏不一定马上成功,下来可能会反思机会不好,或是能力不足等等的问题,但是后来我发现,要找到苦中作乐,我认为做游戏是乐,做游戏像打麻将,打麻将为赢钱去打麻将的,也有这样的人,但是不多,大部分人是麻将的体验中顺便赢赢钱,你当初是为了赢钱,你说人家是忽悠我,但是有点小钱老有钱,钱不多,但是别烧光,所以说现金特别的重要,我在6年中或许我活到今天遇上移动互联网爆发做移动休息,就是前面的钱没烧光,输点小钱没关系,但是口袋里始终有钱,没有一次性赌光,我从来没有一把砸下去,这个观点也不一定对,由于有人这么一把砸下去做大了。

我没有迅速做大的缘由是当年没有把一把钱一口砸进去,如果团队很少做比较极值的事情一把砸进去是对,我当时想做产品组合,但是后来发现可能当时缺少一种屌丝豁出去的勇气。

我还想补充一点团队很重要,总说我们团队的人是从Google过来的,这是都是忽悠,实际上是应当找认可CEO的人,我刚刚提拔一个组长,他非常熟习我的游戏《王者之剑》,在我们公司里谁最熟习游戏谁就拿高工资,不存在高富帅,他最了解我的产品,最后全部公司团队完全在产品里,在当下最核心业务里的时候,你就知道谁更爱你了,最后想找合伙人和员工,我们总是挑背景,当时是一刹那的朦胧,其实是不爱你的,要找到爱你的人,对你死心踏地喜欢你的人,这些人可能不一定很好,但是当时的状态是很重要的,最后要想创造真的找到爱你几个人,跟你一起死心踏地,那时候所有的困难都不存在了!